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乡村振兴增进法通过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有了长久制度包管
来源:财经网 公布日期:2021/4/30 点击次数:91

经过三次审议,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29日表决通过乡村振兴增进法,乡村振兴增进法将于今年6月1日起施行。乡村振兴增进法在财产、人才、生态维护等领域针对实行永久基本农田维护制度、建立健全农民收入稳定增长的机制、严格规范村庄撤并等重要问题进行了更加明确的规范。

对此,众多专家表示,乡村振兴增进法为未来30年推进全面乡村振兴提供了长久的制度包管,对之前很多关于乡村振兴的政策步伐进行了进一步的明确和优化,更好地包管乡村振兴顺利推进。

为乡村振兴带来长期制度包管

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三农工作”的重心迎来了历史性的转移,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成为未来农业农村工作的主要偏向。依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三步走”的目标任务,2020年,乡村振兴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而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作为一个有着30年时间跨度的国家战略,长期的制度包管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基础。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照新表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是一个国家长期战略,而之前有关乡村振兴的规划和文件期限都比较短,但执法是长期有效的,乡村振兴增进法的通过能够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带来长期稳定的制度包管。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体系。

在此期间,党中央、国务院多次明确提出要强化乡村振兴法治包管,抓紧研究制定乡村振兴增进法的有关工作,用执法将已有战略和政策、规划及推进步伐等固定下来,把行之有效的乡村振兴政策法定化,充分发挥立法在乡村振兴中的包管和推举措用。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开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表示,将推进乡村振兴的有关政策、步伐、重大决策安排等转化为执法规范,能够确保乡村振兴战略安排取得落实,确保各地不松懈、稳定调、不走样,持之以恒增进乡村振兴。同时,有利于解决乡村振兴过程中的难点、痛点、堵点问题,推进我国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聚焦突破重点难点问题

乡村振兴增进法的通过经过了前后三次审议,数易其稿,时时优化内容,聚焦重点难点问题的突破。如粮食平安、农田维护、乡村建设、包管农民权益等内容都在通过的增进法中有着充分体现。

乡村振兴增进法明确规定,严格规范村庄撤并,严禁违背农民意愿、违反法定顺序撤并村庄。“村庄撤并关系到农民的切身利益,必须取得广大农民的同意,不可违背农民意愿。”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表示,之前在村庄撤并过程中呈现过违反农民利益、没有依照顺序进行的状况,乡村振兴增进法在这方面有了更加明确的规定,能够更好包管农民利益。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表示,乡村撤并一定要尊重农民意愿,不可违背农民意愿,强行逼农民上楼。同时,要首先建立乡村维护的理念,停止想当然的拆村、并村等做法。

乡村振兴增进法关于粮食平安、实行永久基本农田维护制度等也有了进一步明确。“乡村振兴增进法作为我国指导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执法规范,明确了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粮食平安战略。”张照新表示,这是完善我国粮食平安执法制度体系、提升粮食平安治理能力、压实粮食平安主体责任、推动粮食平安政治责任落实落地的重要举措。

关于农田维护制度,朱启臻认为,要实现粮食平安,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耕地维护就一定要有法可依。乡村振兴增进法把农田维护,农业平安放在了十分突出的位置,只有农田的数量和质量有了包管,粮食平安才干够取得包管。

人才也是乡村振兴增进法关注的重点,明确要健全乡村人才工作体制机制。“人才是乡村振兴最基础、最根本的工作,没有人才,财产,生态等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解决乡村振兴的人才问题,乡村和都会一定要打通,要破除都会人才下乡的障碍。包括鼓励大学生到农村创业,支持农民工返乡创业等,包管人才在城乡充分流动,推动教育、医疗、管理等方面人才向农村倾斜。”朱启臻说。

乡村建设行动是全面推动乡村振兴的重纵容措,乡村振兴增进法也重点是明确乡村建设行动的主体责任,构建乡村建设的相关制度安排和明确要求。

张照新说,乡村振兴增进法明确了乡村建设的各级政府主体责任,尤其是县级以上政府的职责范畴内,为乡村建设提供了长期的执法包管。同时,确立了农村人居环境治理政府、村级组织、企业和农民等共同加入的共建共管机制。再有就是明确国家对农村住房质量管理的要求,提出建立农村住房建设质量平安管理制度和相关技术规范体系,为农村住房质量提升提供执法包管。

政策规律有待进一步细化

针对乡村振兴增进法未来如何推动各项内容落到实地的问题,郑风田表示,乡村振兴增进法是一个指导性的、大的执法框架。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具体过程中,各个地方的差别很大,各自的推进速度和规范也可能不尽相同。全国60多万个行政村,近300万个自然村,都有各自的特点和问题,乡村振兴如何投入、建好、考核好等,都需要更加细致的步伐来推进。

“乡村振兴内容十分广泛,实施过程中很可能会呈现新的情况,乡村振兴增进法是一个制度框架,进一步落实还需通过条例、地方规律、实施办法等来进一步深化。乡村振兴增进法作为一个制度规范的指引,各个地方、各个部分在推进过程中需要结合外地情况进行细化,才干更好推进乡村全面振兴。”李国祥说。

“未来执法具体执行中,还需要进一步结合农业特点和农村开展规律。对乡村价值、特点、规律掌握不敷,关于执法的理解上就会有千差万别。为了执法很好贯彻,还需要进行大宗工作认识乡村的特点和规律。”朱启臻说,推进乡村振兴,首先维护乡村的意识一定要强,不可想当然。同时,要强化对违法违规行为的纠错惩办机制,在以后执行执法的过程中要做出进一步的明确解释。

上一条: 2.3亿出游人次超疫前水平 熟悉的“五一”回来了
下一条: 资金面韧性十足 5月或迎新变革